亿万先生手机版

农村“扫黑”到关键期,铲除6种人没商量,农民却不举报,为啥

?

  自从“扫黑”开始以来,农民就纷纷在心里点赞,不管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在过去的半年里,已经有许多典型而有害的黑恶势力一扫而光。不仅如此,但今天,黑暗的席卷仍在继续,国家围绕一轮全面的监督,各种经验丰富的人组成一个指导小组,下一个城市进入农村,让许多邪恶的力量是受惊。现在7月,新一轮全面监管正在全面展开。有几十个省份都有自己的指导小组,这意味着“席卷”已经到了关键时期,以巩固和捍卫“扫地黑”。结果。村里的六类人没有谈判的余地。

这六种人是:经济蝗虫利用非法手段拥有各种资产和村里的补贴;村干部在村里竞选时被选为强迫其他农民的;农村地区涉及“黄色赌博有毒”行动及相关人员;为村里的邪恶势力提供保护或保护;家里有更多的人,特别是兄弟,很多人对其他村民很傲,欺负其他农民;依靠不愿意承包村庄项目,垄断农村和周边市场,干扰自由竞争,破坏市场自由贸易。

消灭上述六种人是好事,对农民来说也是期待已久的事情。但是,由于走私量相对较大,这些人已经在村里待了很长时间,他们必须做好各方面的准备。他们的行为仍难以获得证据。在这个时候,如果农民主动报告,他们可以用一半的努力达到两倍的效果。但是,监督小组通常很难收到农民的报告。有时需要奖励或反复收集农民的证据。为什么是这样?

首先,我担心报告会“泄露”而害怕陷入困境

虽然正义迟早会战胜邪恶,但面对邪恶,往往正义会先受害,而这个农民对这个真理非常清楚,所以即使内心对邪恶势力不满,也想报告屡次酌情处理很多农民最终都会放弃这个想法。最重要的原因是该报告将被“泄露”。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意味着那些“村庄暴君”会来到这所房子里找麻烦。虽然现在是黑暗席卷的关键时期,但是村里的暴君已经融合了很多,但有些人仍然会“恫吓”农民的言行,所以很多农民自然会想到是否遇到麻烦他们不会去。报道称。

其次,我担心报告没用,我想看情况并做出决定

在农村也有很多人持有这样的想法。有时即使村里的“黑恶”分子受到控制,农民也不会多说什么。在这个时候,大多数农民都持有看到和说的想法,并希望看到后续行动将如何发生。这是真的吗?农民心中有这种想法,或者害怕报告无用。我担心情况与孙小国相似。如果人们以后出来,这不是问题。因此,如果农民要报告安心,他们必须首先让农民觉得报告是保障和非常有用的,可能只有这样,农民才会积极报告。

第三,我想报告,但手里没有证据

当然,并非所有农民都没有积极报道,有些农民愿意积极参与“席卷”。但是,由于理解上的限制,农民往往只考虑报告,但他们忽略了现在的法律制度这一事实。一切都基于合理和合法的证据。许多农民只能在报告时报告他们自己的话,但有时他们不一定会成为证据,所以他们想要报告,但他们手中没有证据。报告的重要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