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手机版

美大科学工程带来的借鉴与启示

昨天Global Tech我想分享

妇女在“曼哈顿计划”橡树岭项目现场工作。来自网络的图片

1971年7月31日,“阿波罗15号”在月亮亚平宁山脉的哈德利溪。来自网络的图片

技术创新的潮流

实习记者胡定坤

在1942年至1972年的短短30年间,美国开展了举世闻名的“曼哈顿计划”和“阿波罗计划”两大国家科学项目。曼哈顿项目持续了三年,员工超过150,000人,总投资额达25亿美元,最终使原子弹成为现实。阿波罗计划持续了12年,有30万人参与高峰期,耗资超过250亿美元,最终成为人类。被送到了月球。可以说,正是这两个重大项目创造了美国全球技术强国的地位。

目前,5G,人工智能,量子技术等多学科发展,第四次科技革命已经准备就绪。大规模科学工程的实施仍然是推动科学技术发展的有效手段之一,也是综合国力的象征之一。回顾历史,“曼哈顿”和“阿波罗”对未来大型科学项目的实施有哪些教训和启示?

针对战略性新兴领域

大型科技项目应针对具有战略性影响但尚不成熟的新兴科技领域,通过大量资金,人才投入和大规模科研设施,实现跨越式发展,构建新兴体系。当曼哈顿项目于1942年启动时,原子能仍然是一个仅限于实验室的新术语。纳粹德国正在发展核武器,而美国则渴望掌握这一“杀手”。当阿波罗计划于1960年开放时,美国和苏联刚刚有能力将宇航员送入太空。美国太空技术相对落后,航空航天业相对薄弱。这是开展国家级航空航天项目的必然选择。

美国首先通过曼哈顿计划率先拥有核武器,并建立了以洛斯阿拉莫斯和橡树岭等国家实验室为中心的核工业体系;然后通过阿波罗计划建立或培养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和肯尼迪空间。中心等政府研究机构,格鲁曼和洛克希德等大型航空航天公司,以及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等航空航天工业系统,已在这两项新兴技术中建立了全球领先地位。

决策执行追求科学精神

大规模科学工程的决策实施必须勇于探索,更加科学。

1961年5月25日,在美国成功载人太空任务仅20天之后,当时的总统肯尼迪宣布阿波罗计划在10年内将人类送上月球。这一要求似乎过于先进且具有政治意义,但事实上,像冯布劳恩这样的天文学家已经证明了20世纪60年代载人登月的可行性。更不用说曼哈顿计划,它完全由像爱因斯坦这样写给罗斯福的科学家发起。美国政府的决策“曼哈顿”和“阿波罗”是基于科学的政治决策。

在实施过程中,曼哈顿计划由顶级物理学家奥本海默担任首席科学家,全权负责研究和开发工作。这真的是“管理内部人士的内幕”。美国政府和军方承担的主要任务是协调,协调和服务。阿波罗计划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一些专家小组和联合国国防部建立,系统地评估各机构提出的登月计划,最后拒绝支持更具权威性的“地球”布劳恩轨道交会路线选择了一种不太困难的“月球月球交会”技术来加速载人登月过程。

应该继续发展,而不是反叛。

大科学项目应该是可持续的而不是虎头蛇尾的。在1969年完成载人登陆月球后,美国宇航局仍然坚持执行“阿波罗”任务平均为期六个月。最终,由于发射成本高,预算太紧张。 1972年,随着“阿波罗17号”的回归,“阿波罗”计划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从那时起,“土星五号”运载火箭不易开发,只能“轻松退役”一次。着名的“鹰”式登月舱从未到过月球表面。

尽管阿波罗计划极大地促进了美国技术的快速发展,但它的谢幕仍然令人遗憾。如果美国宇航局能够及时规划更科学的探测计划,适当减速,促进技术改进,寻求降低成本,并追求可持续的月球探测,也许阿波罗计划继续其辉煌而不是过早,其技术可以更好遗传。发展,人类已经在月球空间中实现了长期驻留,美国的载人登陆月球并不需要“重新打鼓,打开另一个”。

收集报告投诉

妇女在“曼哈顿计划”橡树岭项目现场工作。来自网络的图片

1971年7月31日,“阿波罗15号”在月亮亚平宁山脉的哈德利溪。来自网络的图片

技术创新的潮流

实习记者胡定坤

在1942年至1972年的短短30年间,美国开展了举世闻名的“曼哈顿计划”和“阿波罗计划”两大国家科学项目。曼哈顿项目持续了三年,员工超过150,000人,总投资额达25亿美元,最终使原子弹成为现实。阿波罗计划持续了12年,有30万人参与高峰期,耗资超过250亿美元,最终成为人类。被送到了月球。可以说,正是这两个重大项目创造了美国全球技术强国的地位。

目前,5G,人工智能,量子技术等多学科发展,第四次科技革命已经准备就绪。大规模科学工程的实施仍然是推动科学技术发展的有效手段之一,也是综合国力的象征之一。回顾历史,“曼哈顿”和“阿波罗”对未来大型科学项目的实施有哪些教训和启示?

针对战略性新兴领域

大型科技项目应针对具有战略性影响但尚不成熟的新兴科技领域,通过大量资金,人才投入和大规模科研设施,实现跨越式发展,构建新兴体系。当曼哈顿项目于1942年启动时,原子能仍然是一个仅限于实验室的新术语。纳粹德国正在发展核武器,而美国则渴望掌握这一“杀手”。当阿波罗计划于1960年开放时,美国和苏联刚刚有能力将宇航员送入太空。美国太空技术相对落后,航空航天业相对薄弱。这是开展国家级航空航天项目的必然选择。

美国首先通过曼哈顿计划率先拥有核武器,并建立了以洛斯阿拉莫斯和橡树岭等国家实验室为中心的核工业体系;然后通过阿波罗计划建立或培养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和肯尼迪空间。中心等政府研究机构,格鲁曼和洛克希德等大型航空航天公司,以及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等航空航天工业系统,已在这两项新兴技术中建立了全球领先地位。

决策执行追求科学精神

大规模科学工程的决策实施必须勇于探索,更加科学。

1961年5月25日,在美国成功载人太空任务仅20天之后,当时的总统肯尼迪宣布阿波罗计划在10年内将人类送上月球。这一要求似乎过于先进且具有政治意义,但事实上,像冯布劳恩这样的天文学家已经证明了20世纪60年代载人登月的可行性。更不用说曼哈顿计划,它完全由像爱因斯坦这样写给罗斯福的科学家发起。美国政府的决策“曼哈顿”和“阿波罗”是基于科学的政治决策。

在实施过程中,曼哈顿计划由顶级物理学家奥本海默担任首席科学家,全权负责研究和开发工作。这真的是“管理内部人士的内幕”。美国政府和军方承担的主要任务是协调,协调和服务。阿波罗计划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一些专家小组和联合国国防部建立,系统地评估各机构提出的登月计划,最后拒绝支持更具权威性的“地球”布劳恩轨道交会路线选择了一种不太困难的“月球月球交会”技术来加速载人登月过程。

应该继续发展,而不是反叛。

大科学项目应该是可持续的而不是虎头蛇尾的。在1969年完成载人登陆月球后,美国宇航局仍然坚持执行“阿波罗”任务平均为期六个月。最终,由于发射成本高,预算太紧张。 1972年,随着“阿波罗17号”的回归,“阿波罗”计划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从那时起,“土星五号”运载火箭不易开发,只能“轻松退役”一次。着名的“鹰”式登月舱从未到过月球表面。

虽然阿波罗计划大大促进了美国技术的快速发展,但它的落幕仍然令人遗憾。如果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能够及时制定更科学的探测计划,适当放慢速度,促进技术进步,寻求降低成本,追求可持续的月球探测,也许阿波罗计划继续其辉煌而不是过早,而且它的技术可以更好地继承。发展,人类已经在月球空间实现了长期居住,而美国的载人登月不需要“重振旗鼓,再开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