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手机版

我长大了,为何你们却远走了?

  11389835-cb6388b30cff6d9a.jpg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得年轻的时候,总有三五好友伴在左右,读书也好,贪玩受罚也好,心里总觉得有个靠,有个底的,一起乐呵的事做过,一起出丑做错的逖也不少,有时候,往往是因为一个人的错,几个人都遭了殃,受了罚,但那又如何?无论是什么状况,什么结果,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无所畏惧的姿态,仿佛苦可以受,难可以扛,朋友间的情谊却不能丢。

  那时候,也常常会有别样的豪爽,此生不离不弃,就你们了,而在这样的笃定中,那种不是同年同月生,但却要一直同甘共苦,相知相伴的信心也倍增。

  那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心意相惜。

  然后,有一日,我们都羽翼丰满,奔赴不同的前程,也一任时光飞逝,时光荏苒,到再见面时,少年的青涩褪去,时间的长河,隔开了那段相濡以沫的情怀,在被流逝的岁月套上离别的硬壳后,多少有些生疏,但很快就如初了,大家虽然所在的时区不同,所经营的学业生活多少有冲突,可是心是相通的,也在短暂的交集后,立马归一了,还记得你爱喝得是带气泡的冷饮,念着他爱吃的是偏辣的菜品,还有那个最爱去影院消磨时间的,和那个没事总在兜里揣点小零食的,几年不见,个长高了,心却仍然停留在最初。

  那时,不再心心念念,时时刻刻想着疯跑,能静下来谈点心,说个事,虽然梦想和不切实际的长谈往往离现实的距离还太远,但能沉淀即是美好的感觉,仿佛是儿时友谊的升级版,悠长而静好,也此时似乎友谊也渐入佳境。

  那时,我还是我,你还是你,相携着一起走。

  再然后,各自成家立业,各自有了一方天地,偶尔小聚儿时聚众博彩的行头如数卸下,而立的重担即使在海阔天空闲聊时,不免连话题也沉甸甸的。

  有时候,各自的小圈不同,各自的生活空间不同,渐渐地许多观念也不同了。

  期间,顾了家中的大娇和小娇,管了这边的父母,那边的父母,经历了职位的升降的考验,跨过从精神到经济的自主和独立,其中还不包括在成长路上摔过的跟前,受过的硬伤。

  而当初那样亲密无间的朋友伙伴,就在各自的磨砺中,有选择逃遁的,有选择潜水的,甚至还有归隐的,有时候回头,想找个说话的人,想寻个一起聊天解闷说心理话的伴,突然发现身前身后,都找不见影子了。

  原来,在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中,世界在变,你我在变,你我都不在原来的位置了,友谊也在渐行渐远着。

  那时,才发现,我早已不是我,你也不再是你了,印象中也成了当下的流行语,每个人都是过客。

  有时候,也一次次地审视和问自己,究竟是什么原因成了这样子,当初的誓言,当初的信誓旦旦都去了哪里?

  也试着在身边找寻与自己环境相同,年龄相仿的朋友,但多数会发现,明显有了戒备的心理,不是拘着走不出,就是找不出交心的理由,或者多数只能称得上泛泛之交,再也找不到当初那种贴心贴切的感觉了。

  原来,是自己的原因,在太忙太累太远的各种借口中,把朋友给弄丢了,成长的代价,细想也在不堪中。

  于是回头,沿着原路返回,再一点一点地,一步一步找寻,在哪里摔倒,在哪里爬起来一直是通理。

  然后某一日,再次热情洋溢地发贴:不是没有你不行,而是有你会更好。

达到当天最大量